【教师组】静读《诗经》

发表时间:2016-08-16    作者:     来源:

静读《诗经》

宾川县金牛一小    李艳琴

更深人静,翻读《诗经》。看到《庭燎》里这一句:“夜如何其?夜未央,庭燎之光。”那一刻,心静如水。抬眼窗外,明月如华,晚风习习,隐隐清香。多么空灵而又美丽的夜!

从小时候起,开始学习唐诗宋词,很是喜欢。但每读到《诗经》里的诗句后,都远不及对《诗经》的喜爱。比起唐诗宋词奢华迤逦的韵律和仪仗,《诗经》里的句子更多的是给人未经雕琢的真诚感和冲击感。就好像唐诗宋词是精雕细刻的窗棂檐角,仪态万千,而《诗经》则是古朴的石阶,苍凉隽永,立在那里,一矗千年。

纯粹而质朴地诠释着真善美,是《诗经》带给我的最极致的感受。

思无邪——《诗经》的真

《诗经》三百篇, 用一言蔽之,子曰: 思无邪。这是圣人孔子对《诗经》的评价。

在《关雎》里,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。在我们青涩的年华里,多少人曾经为这一句而迷醉沉吟,憧憬着那些与爱情有关的字句篇章。诗中描写了一位男子对在河边采摘荇菜的“窈窕淑女”的恋情,大胆的抒发了对美丽善良的姑娘的爱慕,一见钟情,“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”,情到深处“寤寐思服”,“辗转反侧”。求之不得时,他觉得只有用自己的才华和品德才能赢得姑娘的芳心,于是他采用了“琴瑟友之”、“钟鼓乐之”之举去努力吸引、打动姑娘。感情表露真诚热烈又坦率无忌,行为举止光明磊落且干净通透,让人感觉男女相悦是如此的天经地义。孔子赞曰:“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。”确实恰如其分。

在《蒹葭》里,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蒹葭凄凄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?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”伊人虽隐约可见却遥不可及,而诗人上下求索,从白露“为霜”到“未晞”再到“未已”,从在水“一方”,到在水“之湄”,再到在水“之涘”,从宛在“水中央”,到“水中坻”,再到“水中沚”;从道阻“且长”,到“且跻”,再到‘且右”,表露了断肠般的深切思念和为寻求伊人而不畏任何艰难险阻的决心。蔡康永有这么一段话:“在古代,我们不电话,不短信,不网聊,不漂洋过海,不被堵在路上,如果我想你了,就翻过两座山,走五里路,去牵你的手。”现在的人们,很多人热衷于快餐爱情,早上还在一起,晚上可能已分道扬镳,哪里还有古人“溯游从之”、“溯洄从之”这般最真挚的想念与最淳朴的浪漫?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里说:“《蒹葭》一篇,最得风人深致。”这种深致,今人还有谁能体会?

在《击鼓》里,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直抒胸意,白首不离;在《风雨》 里,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 ”妇人毫不含蓄地表达了见到丈夫归来的喜悦;在《麟之趾》 里,“ 振振公子, 吁嗟麟兮” ,用麒麟作比喻,对仁义贤德的颂扬溢于言表;在《相鼠》里“相鼠有皮,人而无仪” ,用老鼠作反衬,对寡廉鲜耻的统治者的讽刺尖锐深刻......。这样的句子在《诗经》里俯首可拾。在《诗经》的世界里,无论孝子忠臣,还是怨男愁女,皆出于至情流溢,直写衷曲,毫无伪托虚徐之意。这是《诗经》的真实,传达的就是这样发自心间的喜悦或者忧伤,无论善还是恶,爱还是恨,祝福或是诅咒,控诉或是称颂,直陈其情,无需掩饰。

情无价——《诗经》的善

要达到真正的善,应该有情。在《诗经》里,无处不洋溢着人世间应有的深深情义。

百善孝为先。作为行孝对象的第一位,孝敬父母是以父母的养育之恩为感情基础的。在《邶风·凯风》里,“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。母氏甚善,我无令人。爰有寒泉?在浚之下。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。睍睆黄鸟,载好其音。有子七人,莫慰母心。”这首诗简单直白而又有血有肉地表达了子女对母亲的深情。以“棘”比喻儿子,“ 南风”比喻母亲, 以“多刺、 难长”的酸枣比喻养子之劳,表现了对母亲辛劳持家的赞颂。“有子七人, 母氏劳苦”,“ 有子七人, 莫慰母心”,表现了儿子对自己没能尽好孝道感到深深的歉意,读来感人至深。

诗经中的善不仅表现在孝上,还表现在对他人不幸遭遇的同情上。如《桧风·素冠》,这首诗描写一位清白高洁的贤臣,在险恶的政治环境中遭受迫害,诗人毫无避忌之心,通过“我心伤悲”、“ 我心蕴结兮”明确地表示自己与之同归的态度,此精神大义难能可贵,充分表现了诗人的至善之心。再如《唐风·杕杜》,这首诗写一个流浪汉在路上踽踽独行却得不到路人帮助的悲凉境遇。“嗟行之人,胡不比焉?人无兄弟,胡不佽焉?”诗中反复咏叹这两句,表达了对流浪汉的同情之心,体现了人心向善的本质。再如《卫风·氓》里描写的女子,从热恋时的“热情、幸福”,婚变时的“怨恨、沉痛”,到决裂时的“清醒、刚烈”,深深地打动着我们。不仅仅因为她的勤劳隐忍,更因为她的善良淳朴。

《诗经》里的善无处不在,总能让我们的内心无比柔软与悲悯,因而祈祷这世间清凉,祈祷这众生平等,祈祷人们的心都找到回家的路,祈祷人们能发现和找到自己生命深处的慈悲与智慧。从而让我们自己更美好,世界更美好。

美无言——《诗经》的美

《诗经》中的美,美在自然。

当今的人们,远离自然,几乎感知不到四时,感知不到风月。这是一个钢筋质地的年代。而《诗经》年代是草木质地的。在水边,可以看到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”,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;在田野,可以看到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;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”在旅途边关,可以看到“我徂东山,滔滔不归;我来自东,零雨其濛”;在宅前屋后,可以看到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;在离别和归来之间,可以看到“惜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。在《诗经》里,这些恬淡的草木,如此温婉轻柔。它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,让人诵读都只敢小心翼翼,生怕惊扰它们正在形成的梦,怕弄乱它们正在滋长的心事。

《诗经》中的美,美在美人。

金庸在《天龙八部》里如此描写木婉清:“如新月清晕,如花树堆雪,一张脸秀丽绝俗。”干净清丽的美人形象跃然纸上。木婉清的名字就出自于《诗经·郑风·野有蔓草》,“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。 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”在《诗经》里,有很多这样的美人,她们明眸善睐,她们娴静柔美,她们大胆执著,她们活泼可爱。例如,《卫风·硕人》里美貌与善德集于一身的庄姜,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。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;再如《邶风?静女》里聪颖与真诚汇于一体的静女,“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现,搔首踟蹰。”......。

《诗经》中的美,美在品质。

《诗经》中的最美的地方,体现在人的品质德行上。如《秦风·无衣》,“岂曰无衣, 与子同袍。”战友们克服困难、团结互助、慷慨雄壮、一往无前,美得大气。又如《卫风·淇奥》,“瑟兮僴兮,赫兮咺兮”、“充耳琇莹, 会弁如星” ,以“竹”、“玉”、“金”作比, 表现了“有匪君子”的内秀之美,美得才华横溢,光彩耀人。再看《周南·芣苢》:“采采芣苢,薄言采之。采采芣苢,薄言有之。采采芣苢,薄言掇之。采采芣苢,薄言捋之。采采芣苢,薄言袺之。采采芣苢,薄言襭之。”这是当时穷人家的女子在野地里采车前草,聊以果腹时所唱的歌谣。不断反复咏叹,如此简单明快,让我们感受到的是采摘女们欢快的心情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穷苦的境遇而抑郁沉重,表现了她们乐观向上的精神品质。试想象一下,在阳光和煦的春天,在平原旷野之上,成群的婀娜秀丽的女子,一边欢喜地采着车前草的嫩叶,一边唱着那“采采芣苢”的歌。这种以苦为乐、苦中作乐的阳光画面,难道不美得让人心颤么?

读着读着,你仿佛就回到了那个民心淳朴的春秋时代。岁月静好,大美无言。

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;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”读完 《诗经》,就如同听完一首旷世传奇的曲子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《诗经》里的种种美好,在心中久久回旋。今人常说“人心不古”,在浮躁不安的当今社会,捧杯清茗,静坐读读《诗经》,真可以使落满尘埃的心得到净化,重拾真善美的要义。

点评:

《诗经》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,它从多方面表现了那个时代丰富多采的现实生活,反映了各个阶层人们的喜怒哀乐,语言大胆清丽,内容博大精深,思想深刻隽永,在文学发展史上有其突出的地位。

本文构思新颖独到,三个小标题“思无邪——《诗经》的真”、“情无价——《诗经》的善”、“美无言——《诗经》的美”各自成文又相互依存,大量引用名句,向我们展示了《诗经》“皆出于至情流溢,直写衷曲,毫无伪托虚徐之意”、“善无处不在,总能让我们的内心无比柔软与悲悯”和“美在自然,美在美人,美在品质”的境界,并进一步诠释了《诗经》传递给世人的“真、善、美”的品德。

全文美在语言,流畅且生动。美在结构,精致而巧妙,美在思想,深刻而丰富,是值得细细品读的美文。